— 草木里 —

2017.2.28关于幸福的想法及衍生的“感觉”概念


        打算开始看反乌托邦三部曲,《我们》开头中有这么一句:“如果他们不能理解我们带给他们数学般精确的幸福,我们有责任强制他们成为真正的幸福者。”突然想到,到底什么是真正的幸福呢?幸福只是一种感觉,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是幸福的,那他无疑问就是幸福的,为什么要其他人来评判他幸不幸福呢?会这么想,是由于在微博上持续地看到一些事情,例如女权主义,在这些事情中,我的感受没有一直站在同一边。比如一个小女孩,从小被打骂,卖做童养媳又做苦工,她肯定不幸福的,除非有被虐倾向,这时候我站在女权这一边。但又比如商春松,她学体操(不知是否自愿),得奖金,自愿给一部分帮助她哥哥买房子,被一群女权痛批奴才,但这如何鉴定她就是被逼的呢?假设一位母亲,她就是喜欢生小孩带小孩,哪怕苦哪怕累哪怕自己无法实现个人更高价值,她确实从心底觉得很满足,就一定是“麻木的生育机器”吗?这些疑问非常矛盾,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导致我虽然作为一个有点大女子主义的女生,却常常冷眼旁观不予置评,始终没有“投入”到女权“事业”中。自然可以说,她觉得幸福,是因为她没有体验过另一种生活,等她体验过了,就知道自己原来的日子是不幸的。但这句话反过来也可成立,你觉得不幸福,是因为你也没有体验过,等你生了小孩,自然就觉得幸福了。所以到底哪种是真,哪种是洗脑?被“洗脑”了的感觉,就一定不是真的感觉吗?

         这又衍生出我之前想过的关于“感觉”的概念。人对世界的认识,完全基于自己的感觉是肯定的。这些感觉有很多方面,视觉听觉触觉,还有心里的感觉,脑子的想法。有“幻觉”和“错觉”这么一说,这两个概念对于视听嗅触还比较好理解,你觉得你看到了,实际上确实没有,你以为你碰到了,实际上碰的是空气,那就是错觉嘛。但是对于心里的感觉,就没有一个客观的事物来证明到底是真是假,这时候的幻觉和错觉,又该如何定义呢?对于一样东西,我的感觉是应该快乐还是忧伤,怎么界定哪个是真呢?诚然,对于最基本的感受,吃饱了,暖和着,睡得香,毫无疑问是本能的幸福,要是有人没其他原因觉得饿着幸福吃饱(不撑)痛苦,那他是一定有毛病了。但再往上的层次,就变得不那么清楚了。最经典的例子可数共www产wwwww主义尝试,生活条件恶劣,思想管制,人民却兴高采烈,毫无疑问被洗脑了,但他们那种幸福感,到底该如何评判是真是假呢?他们确实从心里感到幸福快乐,热情洋溢,这不就是真的吗?至于他们被从洗脑中解放后,是仍然沉湎过去还是愤愤然自己被骗,以及这种洗脑的正确与否后果好坏,那是另一回事,不是我论述的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 若要追究实质,产生感觉无非是化学物质对于神经的作用,所以确实可说只要有这种感觉,就是产生了化学物质,就是真的了?那幸福与忧伤这种纯粹感觉不论,大脑思想又寄托于什么呢?我现在写的这些,并不是脑子产生某种化学物质,于是我产生这个逻辑,等没这种物质了,我就没有这个逻辑,或者有了其他物质,又有其他思想,因为思想的种类不可尽数(或者说没有种类),化学物质要是能一一对应,那造物工程简直太大了,估计宇宙要在遍历穷尽生命能产生的所有思想的过程里胎死腹中。跑题了。我没学哲学,阅读量有限,孤陋寡闻,不知道这些想法有没有人论述过,提出过什么论点。写下来,留给自己看,无聊的一个生命,脑子里曾经有这么些火花,不是白白地吃喝拉撒睡从未爬出兔毛的一个证明罢了。

评论
热度(7)

2017-02-28

7